同學分享 | 願人生均如初見

存在主義心理學派認為,生命的四大終極命題為死亡、自由、孤獨與無意義,這是每個人存在於世上,無法自外的追尋與恐懼。

對我個人而言,死亡尚且遙遠,且隨機到令人無從掌握反而甘於全然臣服命運;倒是後三者,因仍有所想望,因此難以從中超脫。

被預先賦予意義的生命某種程度上已經喪失談論自由的可能,然而若選擇在生命迷路、擁抱廣闊地自由,當必須全然負起創造自我生命意義的責任,龐大的孤獨感與失根的不安全感卻又無可避免地隨之而起,如影隨形。

於是拿不起也放不下,30歲後的人生,大多時候便不乾不脆地,在這樣不自由與無意義的焦慮間擺盪,做不到全然積極進取,也無法完全放棄躺平。

我不確定這是否是時下所謂的靈性逃避,但的確是在這段期間,開始更加耽溺於星星的世界裡,帶著外在世界的難題,癡心妄想地希望能從宇宙間窺見關於這個大哉問的提醒:我到底從哪裡來,又該往哪裡去。

作為一個散漫又不積極的人,報名當天早上還差點睡過頭,最後幸好仍然順利抄完經,報上名。深深感激命主木星的守護,總在關鍵時刻,帶來最需要的幸運。

第一堂課坐在溫暖的教室裡,望著牆上的初心門投影,聽著安格斯說著「用比準重要」的叮嚀,我想,這真是一個好高的期許呀,作為一個對自己都還充滿困惑的人來說,真的有資格談論用和準的問題嗎?更進一步說,若我的初心只是想幫助自己,更認識自己,這樣只在乎自己的煩惱的我,仍有著一大堆執著小我的我,有資格佔用如此熱門的課程名額,安坐在這裡嗎?

兩週課程很快地過去,接連著第一週基礎門的爆炸資訊轟炸,第二週的流年門開始把與我們天各一方的遙遠星系真實聯繫在一起。眼前展開了一場美麗新世界,安格斯向我們展示著,這些抵達地球的光線經過數十億年旅行,是如何真實地將我們的生命連成一條綿延的線,一頭著連接著無限的過去,另一頭牽引著無限的未來。

更美的事情是,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會持續地與各種不同的星體射線相遇,光束從不同地方過來,我們將彼此遇見,彼此照亮,再彼此分開。

於是我想,初心不宏大或許也不要緊的吧。在生命的路上,總是會和各式各樣的人有所交集,若我能專注地照顧好自己,在每個一期一會與他人射線相照的時刻,都盡力以最清淨的初見之心陪伴彼此照亮一段路,讓每個相見都是初見,每個緣起都趨近圓滿緣滅。那麼我也算是做好身為一顆星星該做的事了。

至於我是凶星還是惡星,那就留待對方評價,分別後便不再執著,善惡因果各自承擔。就像是 Before Midnight 裡說的:

We are so important to some but, finally, we are just passing through.

不曉得這樣,能不能非常擦邊地算上是某種程度的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呢?

結個善緣

歡迎到占星之門FacebookInstagram按個讚,除了每月固定的新月許願通知以外,如果有課程、新文章或功能,也會第一時間通知您喔!對了,把占星之門加入書籤或是設成手機桌面 APP,都會有助於您不會太快無情地把我們遺忘!😂

延伸閱讀